龙安志:万众一心是中国成功的关键

近来,电影《危险年代》一直在我脑海中浮现。2020年正是《危险年代》最真实的写照。新冠肺炎疫情突如其来,世界以各种不同方式应对,有的是科学的,有的纯粹是意识形态的。

中国很好地控制了疫情,经济和社会恢复常态,而西方还处于危机之中。由于不肯采取中国采取的隔离、大规模检测、佩戴口罩等有效措施,美国新冠病例更是居高不下。

习近平主席在新年贺词中说道:” 2020年是极不平凡的一年。面对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我们以人民至上、生命至上诠释了人间大爱,用众志成城、坚忍不拔书写了抗疫史诗。”

当中国最后一批贫困人口正在以脱贫迎接2021年时,西方中产阶级却在堕入低收入甚至赤贫的深渊,一小撮超精英不惜牺牲他人利益,将其财富提升到历史高位,导致严重的政治混乱和社会动荡。

或许有人会问,中国为什么能?习主席在讲话中指出,“在共克时艰的日子里,有逆行出征的豪迈,有顽强不屈的坚守,有患难与共的担当,有英勇无畏的牺牲,有守望相助的感动。”中国整个社会众志成城,一起克服危机,重新出发。为了所有人的共同利益,只有万众一心、众志成城才能克服危机。

在西方,合作精神在很大程度上已经消失殆尽。我担心这与我们的教育有关,也与我们依赖互联网、社交媒体以及那些正在分裂而非团结社会的力量有关。

问题始于教育。西方国家政客所接受的训练常常是咄咄逼人、互相争斗,即使面对疫情这样的公共危机,也缺乏团结。

我在母校夏威夷大学理查森法学院教授法律课程时,学生们请我以在亚洲多年的谈判经验来讲解一个谈判团队如何战胜对手。我想了一会儿,只想到一个词:团结。团结一致、共同拼搏的谈判团队,取成员之长,亦不排斥任何人,必将获胜。内部分化、任性争功的团队必败。看似复杂,其实就是这么简单。

然后,我组织学生从具有合作而不是相互竞争的角度来处理法律案件,强调各自长处,互相尊重,然后利用彼此的优势,快速有效取得成果。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法学院行政部门试图停止这种培训。他们强调学生之间竞争的重要性,并且不惜以冲突为代价,不惜以委托人和案件为代价。我认为,为了个人利益而盲目争斗导致西方在全球疫情面前瘫痪,而为了整体利益团结协作的中国则有能力战而胜之。

为了全人类的利益,全球应当同心抗疫。中国在社区内隔离的方法以及使用技术和大数据遏制病毒传播的方法,采用传统低成本中药行之有效的早期疗法,向世界出口疫苗,向国际社会伸出援手,都值得其他国家效法。

同样,我们本该共享一些知识,例如,2019 年10月,在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举行的 3.5 小时的疫情模拟,为减少病毒传播范围、降低社会和经济成本提供了完整而详尽的预案。为什么当时没有公开,而是在疫情严重后才由他人曝光呢?

回首2020年,展望2021年,已故的宇航员埃德加·米切尔从月球回望地球时说的话发人深思:”你会立即产生一种全球意识,关乎人类和方向,以及对世界现状的强烈不满和为之努力的冲动。从月球上看,国际政治显得如此渺小。”

如果2020年有一个教训可在2021年借鉴,那就是:如果人类想有一个可以赖以生存的星球,那么我们必须团结一致。

(作者系美国学者,全球化智库(CCG)高级研究员)

责编:张青津